旅程的一開始,降落在挪威的一個小機場,
那裡的人從來沒有看過來自台灣的旅客,也許也不知道台灣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?
最重要的是他們不知道台灣可以免簽入境…
花了好多時間解釋,終於來了個資深官員同意放我們入關。
在我的印象中挪威是一個空氣中存在著藍色分子的國家,水,冰與天空,
同樣的元素不同的狀態互相的加強著彼此的顏色…
這是我的第一站,我知道我已不可能再回頭,
冷冽的空氣像是加了薄荷,每口都讓人更加清醒,
不同於家鄉空氣的濃濁,我甚至懷疑空氣裡被參了興奮劑...
就這樣,我中了毒,旅行的毒。
(Rygge, 2011)


在街頭攝影當中,適當的加入路上所見的路標或是塗鴉,
會是加強影像語言一個很不錯的方式。像是在這張照片裡,單行道的箭頭,搭配著挪威的風景,
象徵的是我踏上旅程後,就像是踏上單行道一般的不會再回頭,
同樣在下面的照片中,單行道的箭頭與影像中女子前進的方向會有更加加強的視覺效果,這是我相當喜歡運用的手法。
據我所知,有不少的人喜歡拍攝路上所見的文字,也是期望達到相同的作用,
然而我反而會儘量避開這些文字,其中一個原因是考慮到目標觀眾的理解能力。

 

試想,在中文裡的『禁止』或是『慢行』兩字,在街頭十分常見,在懂得這語言的人眼中,是多麼具有權威性的一個指令文字,
在畫面中所代表的意味也就相當明顯了。但若是觀者是一個完全不懂中文的人,
那在他眼裡,也許這對他來講只是為影像中的街道增添了一些異國風味。
像是下面左邊的影像,若是台灣人,便會對老闆手寫的這些文字也許會心一笑,
但是對外國人,他們卻是不太能夠理解這張照片的重點在哪;
另外一個例子,下面右邊的影像,是一段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文字,然而在不懂英文的人眼中,這不過是被遺棄的一塊床墊,上面被寫滿了英文字。

             


就讓我再多舉個例子好了,街頭上的箭頭實在是我很喜歡運用的元素,尤其實在我想要傳達一種『兩難』的困境時。
如果在街頭多花點心思,其實可以很輕易地找到很多讓人覺得很兩難的場景,像是:

原本單一的方向指引,在路的盡頭卻變成了一個分岔的箭頭,
指向兩個相反的方向,走過來的人有機會投射在觀賞者的眼中,也許就剛好反映出他們生活中正好遇到的抉擇困境。

 

下圖也是,

逃生的標誌,告訴你不管往什麼方向走都是正確的,但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?
若是在大樓失火的時候遇到這樣的逃生標示,我想我會有點不知道要賭往哪個方向走才是。

 

講到這邊,其實又會發現,同樣一個做法,並沒有絕對的對錯。
藝術本身就像是一種語言,一種表達方式。
一種表達,可以有許多的解釋,關鍵在於作者希望傳達給觀者什麼樣的訊息,
又或是作者所設定的觀者是怎麼樣的一個族群。
這是一個觀者的時代,資訊分布使能觀眾數量大增,
作者越來越難以控制觀者如何去解譯自己的作品,
唯有越來越精準的控制自己所使用的語言,
如此才能夠確保自己的意念準確地傳達給大部份的觀眾。

Facebook Flickr share Follow